站在火车站接站口,我看着时钟一点点移向9:45的时刻,我的心跳在加快,从原先的资料上我只能模糊的想象出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,意气昂扬的从车站拐角处走出来,旁边簇拥着一群人,如众星捧月般围饶着。
      9点45,人还未到,我有些焦躁了,站在后面,不停的看表。
      9点50分,有人喊道:“来了!来了!”所有人顿时伸长了脖颈张望着,只见五个人拥着一把轮椅走出来,轮椅上坐着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,棒花的人跑上前就要献花,坐着的老人也不接,只是呵呵的笑着,直到老师来救场,将她引向跟在后面的另一位老人。这时,所有人的目光才找到今天的主角——阿章。
      笑得很高兴的阿章,并不似想象中的那样,威武,略显矮小的身躯,稍稍佝偻,被一个中年人扶着,戴着一幅银边眼镜,一头白得很漂亮的银丝,整齐的梳理过,再怎么看也联想不到他是大作家,顶多是一个爱干净、爱笑的老人,可他偏偏就是位大作家。一时间思维跟不上,净是想起奶奶的样子,即使我应称他为爷爷。
      他并没有因为花送错人而表现出什么,只是笑得更开心了,像是一位慈祥的老人被宠爱的小孙女弄湿了报纸,笑着接过花,像接过那弄湿的报纸,然后他便被“包围”了,坐在轮椅上的老人乘此脱了围,笑着被家人推着出了站台——后来才知道她是阿章爹爹的妻子,应该叫吴奶奶,事后想想真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      等阿章爹爹和吴奶奶上了车,在一旁打“酱油”打了许久的我拎着数把伞与另外两人收了“欢迎一中校友阿章”的条幅,同送花的女生,上了另一辆车,跟在后面。
      等到我与阿章爷爷说上话时,我们仅有的四个学生代表已经站在了阿章爷爷的客房里,经过简短的介绍后,阿章爷爷开始讲述他的故事,从在一中学习开始,一点点的讲到投身革命,讲到进入共产党,讲到自己写作,讲到……他就像打了一个话匣子一般,用含着岁月的声音慢慢的讲述着。
      他坐在窗台前,背对着窗户,阴雨天错暗的光打进来,照亮了他的肩膀,这幅光影令我想到了“讲述”中的故事。
      等我走出他的客房时已是正午,天又开始下起了雨,但是我却很高兴的感觉到,我似乎又结识了一位“朋友”,就算明天他就可能会忘记我。
 



                 


 

衢州市菁才中学 ┋ 校长:朱建军┋ 电话:8023068网站备案:浙ICP备05064490号 ┋ 网站设计: 菁才中学信息中心       建议分辨率1440*900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
Powered by PageAdmin CMS